Google+ Followers

2017年5月31日星期三

Day 3 Verona

在 Lido Island 歇息一晚后,第二天我们用过早餐就乘搭快艇离开威尼斯了。

下一个目的地 -- Verona,其实是个 via point。

 从威尼斯到维罗纳要两小时车程,我们却在那儿逗留不到两小时。

匆匆参观了朱丽叶之家与维罗纳圆形竞技场,我们又继续赶路,来到三百公里外的另一座城市 Genoa。

Genoa 是意大利最大的港口,也是地中海第二大港口。

旅行社当然不会安排我们参观港口,Genoa 不过是夜宿的一个据点。

Genoa 毗邻 La Spezia,我们将在 La Spezia 乘搭接驳火车到这次旅游最令人期待的世界文化遗迹 -- Cinque Terre。

因此不论是 Verona 还是 Genoa,它都只是陪衬品。

早餐一样是牛角、火腿、培根、香肠……偏爱汤食的我吃不下,就借了别人的食物拍照

意大利市中心的街道一般上很狭窄,尤其是古迹区,车道宽度大概仅供一辆汽车通行,停车位非常有限。

也许为了便捷,小型汽车在当地卖得特别好,马路上都是短尾的小汽车,与欧洲人高大的身材相当违合。

没有正规停车道对于旅游巴士是一大难题。

我们当然希望在靠近景点的地方下车,但阻碍交通、违规停车可能会接获交通罚单。

因此曾经领教过罚单的领队总是绞尽脑汁,测量哪里适合停车。

通常她会一再提醒大家,巴士分为前、后门,让我们别一窝蜂挤一块儿,重点是速度得快。

就这样,很多时候,我们都如临大敌、逃难般上下巴士。

我特别佩服旅行团上那对七十来岁的公公婆婆,他们敏捷的身手,快让我自愧不如呀!

意大利有许多旧建筑物都嵌上巨大的木门,据说是古时候为了方便让马车进出而建

此行之前,我竟不晓得除了罗马竞技场以外,维罗纳也有一个圆形竞技场。

维罗纳圆形竞技场与罗马竞技场规模上还是有着很大的差距。

这座由粉红色大理石砌成的竞技场建于公元一世纪,是世界上现存的第三大圆形竞技场。

维罗纳圆形竞技场一直沿用至今,每年夏天七月至九月都有歌剧演出,可容纳三万名观众。

领队招呼大家,在维罗纳圆形竞技场前来个大合照。

大合照是所有旅行团的例行公事,妈妈每一次都会捧着大合照逐一向我们说说其他团友的八卦。

呵呵,这一回终于轮到我了。
 
于是我兴奋地等呀等,等到行程都结束了……说好的大合照呢? 

原来新加坡旅行社不流行这一套呀?

后来我发现领队早已将大合照 post 在旅行社的面子书上,果然粗暴直接。

我只好灰溜溜的到面子书上下载照片。

竞技场外站着一些 cosplay 罗马战士的人,你若上前拍照就中招了 -- 那可要收钱的
从面子书上下载的大合照

竞技场隔壁是一条非常热闹的商业步行街,时装、小食、手工艺品等商店栉比鳞次。

天知道我多想停下脚步,一间间逛下去。

奈何我们只能随着领队,穿街走巷来到维罗纳最终目的地 -- 茱丽叶之家(Casa di Giulietta)。

传说维罗纳是莎士比亚笔下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乡。

 朱丽叶故居在十三世纪时是当地的望族大宅,如今隐没在熙来攘往的巷弄之中。

我们挤入人头攒动的庭院,院落中三面是墙,地面铺满了鹅卵石。

庭院正中立了一座朱丽叶青铜像,院子右侧是著名的“朱丽叶的阳台”,左侧则改建成纪念品商店。

 参观庭院是免费的,但若进去二楼参观或到阳台拍照则需付费。

曾经充满浪漫色彩的阳台如今不过是一座不起眼的小阳台,在一片斑驳的墙壁上更显萧条。

故事中,罗密欧就是在这个阳台下与朱丽叶幽会,并沿着阳台爬上去,与朱丽叶私定终身。

人们悼念的不是阳台,而是背后那动人的爱情
墙上挂满青青郁郁的青藤

庭院正中央矗立一座与真人同高的朱丽叶铜像。

朱丽叶盘着长发,左手弯起,右手轻轻提着长裙,眺望远方。 

据说抚摸铜像的右胸可以得到她的祝福,有情人终成眷属,因此铜像的右胸被摸得发亮。

我觉得这逻辑不通,谁会祝福非礼自己的人呢?

可见当地人为了商机而致力渲染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事,无所不用其极。

罗密欧与朱丽叶固然是虚构的人物,但那个时代因门第差异而造成的爱情悲剧大概不只一两桩。

我们不也有千古流传的梁山伯与祝英台吗?

众目睽睽下非礼朱丽叶女神,这样好吗?

庭院大门处有副著名的“爱墙”。

黑色墙面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各种语言的名字。

 这些名字或是用爱心圈在一起、或是穿过丘比特的箭、或是用各种颜色设计,花样层出不穷。

后来找不到空白位写字,游客则变通将名字写在贴纸上,直接贴墙上去。 

反正我觉得人们对于写名字这件事挺执著的。

因为大家相信把两人的名字写在一起,他们的爱情将得以天长地久。

自成一道风景的“爱墙”
商业街上有意大利最常见的小吃店
小吃店一般上售卖 pizza、burrito、sandwich 等食物
中午买了这面包(€4.60),结果晚上拿出来吃时,变硬的面包得让我一口也咬不下去……

接下来我觉得有必要重点写一写意大利唯一一次中餐的不愉快经历。

我们来到了维罗纳一家中国人经营的中餐馆, 餐馆外大大一副招牌写着“美食林”。

餐馆里除了我们一团人,另外有两桌正在用餐的中国游客。

我瞄了瞄他们桌上的菜 -- 鱼头、大虾,还有一人一根大排骨,食欲都被勾上来了。

服务员很快上菜。

麻婆豆腐、白斩鸡、蒸肉饼、汆烫白菜、清炒虾仁、紫菜蛋烫和番茄炒蛋,当啷,六菜一汤。

差点忘了,还有饭后水果 -- 一盘看起来寒酸得不行的橙。

我的心瞬间沉了下去。

这家常菜也太家常了吧,简直是随便打发我们!

麻婆豆腐除了豆腐还是豆腐,肉沫呀、辣椒呀都是浮云。

汆烫白菜就是白菜一碟,连一只小虾都没有,白菜也没摘干净,变黑的菜照样呈上来。

再来那发育不良的虾仁,什么鬼清炒呀,厨师都不好意思将虾壳全拔光,没了虾壳更显小。

 那蒸肉饼咸得我的头皮发麻,想喝口汤解解,可问题来了。

入座以后,我们每人只有一个盛饭用的碗、一双筷子和一杯清茶。

 莫说汤碗,汤匙也没一只,怎么喝汤呢?

于是我喊来服务员,让她给我们拿几个碗和汤匙。

她一脸不耐烦,给我们拿了一、个、碗和一、只、汤、匙。

什么意思呢?这是让我们十个人共用一个碗和一只汤匙吗?

我马上喊住她, 让她再给我们送来一些。 

结果她给我一甩脸说道:“我们都是一人给一个碗而已!”

我这下懵了,顾客没发脾气,服务员倒是给气我们受吗?

我只好解释道:“我们那么多人,你就给一个碗,怎么喝汤啊?”

谁知那丫头竟然呛声道:“我们一天几百个顾客,都是用一个碗,从来没给两个碗!”

我马上回嘴:“别人怎样是别人的事,但我们就是需要碗和汤匙!你这是什么服务态度……”

我话没说完,那丫头竟然直接走、开、了!

传说中的“六菜一汤”
传说中的“六菜一汤”

这一桌,算上我们共有五个人来自槟城,其他五人则是新加坡人。

几位槟城人显然没了胃口,纷纷放下筷子;

而新加坡团友则一直埋头吃,吃吃吃,由始至终对服务员无理的态度置身事外。

这时候,有位特别 blur 的新加坡 uncle 忽然举起手想让服务员给他拿碗和汤匙。

我忍不住怀疑刚才我们争执时,他的魂神游到哪儿去了。 

Uncle 的老婆马上扯住他,悄声说:”不要叫了,他们(指着我)才刚叫人拿。“ 

Uncle 一脸懵逼,他想喝汤呀,偏偏老婆大人不让他唤服务员。

但 uncle 当然是屈服在老婆的淫威之下,这老婆对老公有多霸道,我们可是一路亲眼目睹的。 

我心里认真地翻了一个白眼 -- 这不是窝里横吗,对老公恰别别,对外却窝囊得不行。

而后知后觉的领队终于察觉我们这一桌气氛不太对,于是过来问我们需要什么。

我们五个槟城人憋一肚子气,劈里啪啦就数落一顿。

领队没想到我们被惹毛了,还神一般回复:

“他们中国人都是吃完饭才用同一个碗喝汤的,而且是直接用碗喝,不用汤匙的。”

“六菜一汤,我觉得很好啊!别的团才给五菜一汤,我们的团是六道菜,你看还有虾!”

“意大利的中餐都是中国人开的,不好吃的,就是这样这样咯!”

听着领队语重心长的解释,我再默默看一眼邻桌吃剩的鱼头、大虾、排骨……

 另一位槟城团友不满地反驳道:“我们不是说菜少,可是你让我们吃什么呢?隔壁桌吃的可不是这样差!”

“我们槟城人旅行最重要吃得好,槟城的欧洲团也吃中餐,吃的可比这些好多了!”

我想说那位槟城团友果然是文明人,以理服人。

其实我内心的 OS 是 --

你丫的点便宜菜唬弄我们,还狡辩来着?

人家大鱼大肉,凭什么我们是豆腐白菜番茄蛋?

八千块旅费,不过区区几餐包在内,你还敢让我们吃这种货色?

 暴利呀你,奸商!

领队讪讪说道:“我不知道你们槟城团怎样,但我们新加坡团都是这样的……” 

这时候,那位窝里横新加坡 aunty 又火上添油发言道:“我们新加坡团去欧洲都是吃这种的。”

 我深呼吸,笑了:“没关系,反正与我们接洽的是槟城 Happy Holidays,任何不满,我回去后自会向槟城的负责人说明。”

看来槟城人消受不起你们新加坡团那一套,那以后也没必要联名合作。

 最后领队揣揣不安的离开了。

而我,牢牢将这家“美食林” 记下了。

固勿论菜色佳不佳,那里的服务态度真是超级无敌差

后来几天,每到用餐时,领队都会过来问我们吃得好不好,合不合胃口。

接下来原本仍有一次中餐包在团费内,她也做主将中餐换成意大利餐。

有时候,她买了一些当地著名的小吃,第一时间就会请我们吃。

 “美食林”事件后隔天我们夜宿在 Pisa,我打开房门,里面竟有张双人床,并一张单人床,房间大得可以翻筋斗。

我以为领队给错房间钥匙,还故意绕回 receptionist 跟她确认。

没想到她跟我打眼色,让我别张声,说是大房住得舒服一些。

 我不得不感叹,这收买人心,还真是不遗余力。

回到槟城后,我忙着工作,也就没向 Happy Holidays 反映不满。

直到有一天 Happy Holidays 给我打电话, 问我意见,问我食物是不是很差。

我想了想,终究没有恶言恶语,只说那里的中餐不合我们口味。

大概是另外几位槟城团友给了很差的评语,于是 Happy Holidays 打来确认。

旅途中固然有不如意之处,然而美好的回忆始终占据大部分。

权当再给他们一次机会吧。

 哼,想不到我就这样轻易的被收买了!

还温州美味?呸!

经过四小时颠簸,我们终于抵达 Genoa。

领队把我们停在港口对面,一处拥有许多餐馆的商业区。

当天晚餐并不包含在团费内,我们将自行用餐。

或许是午餐闹的不太愉快,领队给我们一小时自由时间,让我们好好吃一顿。

我就近选了家的意大利餐馆,看起来气氛挺不错。

 远道而来,总得尝尝正宗意大利菜。

尽管我不吃海鲜,还是点了意式墨鱼炖饭。

不知是米饭的品种不同,或是烹调方式不一样,那饭不过炖得半熟,吃下去挺扎胃的,不是我喜欢的口味。

另外我也要了一份意大利一种常见的糕点 calzone。

这 calzone 长得像牛角,又有点像巨型的 curry puff。

轻轻将酥脆的面皮切开,里边是化开的番茄浆和 mozzarella cheese,还有火腿、香肠和蘑菇,非常香口。

还好有一份主食没让我失望。

后来我们付钱时才发现原来 dine in 每人将被征收 €2 餐饮税。

意大利政府也太厉害敛财了,难怪我看见许多人宁愿将食物外带。

我俩食量很小,点的餐也算“朴素”,这样一餐随便就烧了约马币 RM140。

归根究底,只恨马币不争气呀……

入口处是一个准备饮料的小吧台
天价纯净水(Plain Water,€2.5)
硬绷绷的面包是免费的,就是拿来练练牙口
颗粒分明的墨鱼炖饭(Black Squid Ink Risotto,€14),不是我想像中的好滋味
Calzone Farcito (€8),烤得稍微焦了
Calzone Farcito (€8),薄薄的面皮吃起来不腻
夜晚沉静下来的码头依旧灯火通明,远处半山的民居像星星般,在夜色中闪闪发亮


2017年4月19日星期三

Day 2 Venice, The Sinking City 威尼斯的美丽与哀愁

有座城市,千百年以来,因水而生,因水而美,因水而兴。

它始建于五世纪,全盛时期曾经居住了数十万人。

但实际上城市面积不到 7.8 平方公里,水道比陆地还多。

人们在蜿蜒的水巷上建立了400 座桥梁。

房舍临水而建,古老的运河是当地唯一的运输通道。

水是他们的命脉。

这座神迹般的城市,是威尼斯。

 
由潟湖上 118 座岛屿与 150 条水道交织而成的威尼斯,没有平地起高楼的有利条件。

威尼斯的房屋,是用一棵棵大树堆砌起来。

人们首先将树桐充坐木桩插入水底的泥土中,一根挨一根,巩固成地基。

继而铺上一层防水性能极好伊斯特拉石,在其上砌砖,建成一座座房舍。

腐蚀木材的真菌孢子在水中少见,因此木材能够在水下千年不腐。

这是古人的生活智慧,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人转。

 传说当年为了建城,意大利北部的森林全被砍完了。

诚然,人类的摧毁与建设,总是相辅相成的。


我们乘坐快艇直达码头,抵达威尼斯时正过了响午,初秋的阳光依旧烫人。

除了乘船,威尼斯基本上都是走路,挺考脚力。

沿着斯拉夫人堤岸(Riva degli Schiavoni),我们来到威尼斯最著名的拱桥 -- 叹息桥(Bridge of Sighs)。

位于总督府侧面的叹息桥是一座巴罗克风格密封式拱桥。

过桥的人完全封闭在桥内,只能通过桥上的小窗户由内向外望。

 桥的两端连接法院与监狱,传说死囚在行刑前一刻通过此桥,因感叹即将结束的人生而得名。

我们停在一座拱桥上,远距离欣赏叹息桥。

拱桥上挤满拍照的游客,几乎没有空间让我们与身后的叹息桥合影。

 当地有个说法,日落时如果恋人在叹息桥下的贡多拉接吻,将得以厮守终生。

为此,许多情侣刻意包下整艘贡多拉,经过叹息桥时上演浪漫的传说。

我却想,这该不会是贡多拉老板编出来的揽客手法吧?

照片中小小的拱桥就是威尼斯地标之一的叹息桥(Bridge of Sighs)

叹息桥不远处即是威尼斯的中心 -- 圣马可广场(Piazza San Marco)。

圣马可广场因为地势最低,是每年水淹威尼斯的第一个据点。

广场四周环绕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物,公爵府、圣马可大教堂和大钟楼等都建在广场边上。

如今广场周边林立许多露天咖啡厅和餐馆,夕阳时分,乐手就会开始奏乐。

游客们写意地喝咖啡,欣赏往来的人群,逗逗那歇在地上嬉戏的鸽子,但在威尼斯喂食鸽子是违法的。

 当然这种闲情的“代价”也是很高的,以至于领队再三提醒我们别在那里消费。

圣马克广场呈长方形,圣马可大教堂(Basilica di San Marco)坐落在广场的东侧。

这座天主教主座教堂曾是中世纪欧洲最大的教堂 ,用以守护圣徒圣马可的遗骸。

教堂外层是《最后的审判》的镀金镶嵌画,黄金装饰的马赛克,包含金、铜和各种华丽石头。

在夕阳照耀下,整座教堂金碧辉煌,像座金色的大教堂。

毗邻圣马克大教堂有座非常漂亮天文时钟塔,称为摩尔人之钟(Torre dell'Orologio)。

钟面外围是 24 小时制的罗马数字,内围深蓝色表盘则是代表月份的 12 星座。

而时钟塔斜对面则是由红砖砌成的圣马可钟楼(Campanile di San Marco),高 98.6 公尺,是威尼斯最高的建筑。

圣马可钟楼经历数次损坏与重建,眼前所见的钟楼于 1912 年重建完成。

摩尔人之钟(Torre dell'Orologio)
圣马可钟楼(Campanile di San Marco)
圣马可大教堂(Basilica di San Marco)
圣马可广场(Piazza San Marco)

大部分旅行社都会带游客到威尼斯的玻璃作坊观看制作过程与购物,我们也不例外。

威尼斯的玻璃工艺传承千年,罗马时代,威尼斯商人引进东方的玻璃制作手艺,从此垄断欧洲的玻璃生产。

12 世纪时,随着贸易发展,威尼斯成为世界玻璃制造业的中心。

但高温烧制的玻璃时常引发火灾,对威尼斯本岛上许多木制的房屋构成威胁。

基于安全理由,并更完善的保护这项生财技术,当时政府决定将玻璃产业迁移至与威尼斯隔海相望的 Murano 岛统一管理。

面积仅有 1.5 平方公里的 Murano 岛,目前居民不到一万人,却集中了上百家玻璃作坊,故这小岛又称为“玻璃岛”。

岛上所有玻璃制品全是手工制造,近千年来,玻璃艺人的功夫世代相袭,从不外传。

 至今所有被视为世界顶尖的威尼斯玻璃艺术品几乎全部来自 Murano 岛。

真正的 murano 成品晶莹剔透、光泽夺目,色彩斑斓,透光性极强。

 但仍有许多不法商家浑水摸鱼,混入低劣的玻璃制品充作上品卖出,游客很容易上当。

同行的团友中有对夫妇买下一对琉璃杯送给待嫁的女儿,一对杯子要百多欧元,他们直嚷着便宜。

我顿时觉得新加坡人和中国人的暴发户习性其实相距不远。

唉,说实在我也很喜欢那亮晶晶的玻璃,奈何不争气的马币只能让人望而兴叹!



威尼斯是世界上唯一零汽车的城市,它没有完整的道路可通汽车。

自十一世纪以来,威尼斯人使用贡多拉(gondola)穿行于主要水道和其他小岛,

贡多拉是威尼斯特有的传统划船,由船夫站在船尾划动。

船身一律漆成黑色,采用不对称设计,航行时船身略向右倾斜,以抵消站在左侧的船夫的体重。

全盛时期贡多拉的数量超过一万只,如今只余下数百只贡多拉充作旅游业用途。

现在威尼斯人早已改用收费更便宜的水上巴士。

 一艘贡多拉可载客六人,大概三十分钟的水上游览,每人收费约 €30。

落单的游客建议在渡口寻找其他游客并船,我们就在 Hard Rock Cafe 前边的渡口上船。

船夫一律身穿红白或黑白的横条纹制服,带着墨镜,双臂肌肉突起,又壮又酷。

部分水道非常狭窄,得靠船夫惊人的臂力以及默契,将两艘贡多拉稍微错开,方能顺利通过。

电视节目上常看到贡多拉船夫会高歌一曲, 特别热情。

但实际上,我们的船夫不苟言笑,别说唱歌,连话都不多说一句。

幸运的是我们经过一艘贡多拉时,船上请了乐手和歌手表演。

唱歌的爷爷虽近古稀之龄,却仍旧声音嘹亮,中气十足,整个男高音范儿。

每艘贡多拉都有不同的主题装饰
贡多拉穿行一座又一座拱桥,两边是老旧的建筑
身穿浅蓝衬衫的歌手和身穿红色衣服的乐手


部分水道非常狭窄,水上巴士无法驶入
船上的人看桥上风光,桥上的人同样盯着船上的旖旎
Hard Rock Cafe 前边的渡口停泊了许多待客的贡多拉

前大半篇幅都是威尼斯美丽的事物,我大概得写一写它背后道不尽的哀愁。

众所周知,威尼斯先天地势低洼,气候暖化导致海平面上升,加上过渡抽取地下水使地基下陷,那里每年都遭受水淹数月。
 
 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满潮事件发生在 1966 年 11 月 4 日,当时圣马克广场水淹 194 公分,五千多人无家可归。

冬季潮汐造成威尼斯全方面水位上涨,遭受挤压的大水从排水孔中漫出来。

久而久之,水淹威尼斯成为不可逆转的现象。

进入十月份,当地人就会用铁架木板桌子搭建成人行道,以便进出。

同时,居民也必须将一楼的物品清空搬上二楼,大部分贡多拉亦会停驶。

 我们到访威尼斯时已经是九月杪,到处可见备用的铁架木板桌子。

搭乘贡多拉时,水道两旁的楼房长时间浸泡在水中,底部爬满青苔,发出特殊的潮湿气味。

许多房子建有拱形门,门下面三份之一处另外加固铁片或木板,以抵挡大水入侵。

当下不过秋末时分,水面已有上涨趋势。

想想就心酸 ,这分明已经是一个不适合居住的城市。

为了生存,威尼斯人得费多少心机、耗多少心力,终而復始面对水淹家园的困境?

每年冬季,地势最低的圣马克广场会浸在水中,铁架木板开始派上用场
层层叠叠搁置在小巷中的木板桌
外墙斑驳的古楼房
青苔有多高,淹水时水位就有多高
加高、改装后的楼层,大概也敌不过逐年攀升的水平面


苛刻的生存环境与民生问题,为威尼斯人带来严峻的考验。

自 50 年代起,当地常驻人口从 17.5 万不断下滑至现今的 5.4 万。

每年数千居民撤离,与此同时游客数量却逐年增加,单单 2015 年就涌入了3000 万名游客。

看似花团锦簇的旅游业从深层改变了威尼斯的人口结构与经济形态。

许多本地居民负担不起飙升的屋价与日益高涨的物价,迫使搬离威尼斯。

部分拥有产业的居民则宁愿将房子改造成民宿,自己迁居内陆。

少许坚持留下的居民只能从事旅游业直接相关的工作,每天机械般迎接一泼又一泼游客。

威尼斯是地中海邮轮的主要目的地,每年约有六百多艘大邮轮驶进朱代卡运河,运送数百万游客。

重达数十万公吨的巨型邮轮停泊在威尼斯泻湖上,令原本脆弱的城市地基雪上加霜。

 2016年7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式发出最后通牒,说明邮轮给威尼斯带来的生态系统破坏,并认为当地旅游业发展欠缺全面规划。

威尼斯不得不采取一系列措施,包括限制游客数量,并启动水利工程摩西计划

然而, 这是一个很矛盾的问题。

故勿论摩西计划的成效,该项计划预估斥资 45 亿欧元,如此庞大开支令意大利财政赤字变本加厉。

是以中央政府只包揽首三年费用,接下来所有开销由地方政府自行承担。

威尼斯人想将游客从生活中推开,不断抗议、游行、抵制……但另一边厢市政府不得不仰赖旅游业带来的巨大收益。

这是一把双刃剑。

威尼斯已经进退两难。

在大邮轮的对比下,威尼斯上其他建筑物变得渺小

我们待在威尼斯只有区区半日,晚餐后乘搭水上巴士到附近的 Lido Island 住宿一晚

(说好的夜宿威尼斯呢?)

十天旅程,就数威尼斯这一天最累。

身体累,心也累。

无论是广场、拱桥上或小巷中,放眼望去尽是架肩接踵的人潮。

狭窄的水道上挤满载客的贡多拉。

如斯局促拥挤的威尼斯,感觉既颓败,又毫无生机。

可是,真正折腾人心的,是深深的愧疚感。

千千万万个游人中,我也终究,在威尼斯脆弱的命脉上踩了一脚。

世上那么多地方,唯有这座美丽的城市,我无法再旧地重游。

不忍,亦不舍。

我希望威尼斯的奇迹,生生不息,永远流传下去。

只盼,天佑威尼斯。



p/s:这篇文字是我自始以来最难下笔的一篇,再三修改,氛围的转变,欢快与沉重之间,分寸特别难拿捏。


延续篇:
Day 3 Verona


2017年3月19日星期日

Day 2 Scaliger Castle, Sirmione

第一天的行程犹如一阵龙卷风,我在期待、兴奋与疲惫中,恍惚挥别了米兰。

旅程继续南下,隔天一早我们来到位于米兰与威尼斯半途之间的湖泊 Lago di Garda。

坐落在阿尔卑斯山脚下的 Lago di Garda 是意大利最大的湖泊,在最后一次冰河时期由冰河侵蚀而成。

湖面南端是一个拥有两千余年历史的古镇 -- Sirmione。

Sirmione 最早的人类足迹可追溯至公元前五、六世纪, 而自公元一世纪起,这里逐渐成为 Verona 上流贵族的度假胜地。

临水而建的城堡,曾经风光无限
十三世纪至今,人事已非,唯独城堡静静诉说一切

中世纪时期,Sirmione 落入当时统治 Verona 的 Scaliger 家族手里。

权势冲天的 Scaliger 家族在湖上兴建了一座城堡 -- Scaliger Castle。

Scaliger Castle 因其战略地理位置而充作军事用途,因此真正意义上是一座军事碉堡。

辗转千年,如今 Scaliger Castle 只遗下一个小小的展示区陈列罗马时期与中古世纪的艺术品。

所有曾经的辉煌均被掩盖在历史之下,无一例外。

有人恋权、有人嗜财、有人好名利,一切欲望其实都殊途同归。

因为哪怕站在顶峰,人终究是敌不过岁月与天命的。

当年通过护城河的吊桥已改为稳固的石桥,但城堡内依然保留一些小吊桥,供人凭吊
城堡内禁止车辆进入,更好的保护了古迹,游客也可以放心的自由行走

满满当当的游客穿梭步行在屋子与屋子之间,脚下踩着古朴的石道,放眼尽是一栋栋独特的房舍。

有色彩绚烂的、有绿意盎然的、还有原汁原味的石屋。

大部分早期的民居现已改建成餐厅、商店或旅馆,既是商机,也是该地居民的生机。

谁能想到,数百年后,人们依旧在此扎根,并改换了一番面目。

意大利的人均收入不高,能够出现在旅游区的国人大部分过着优渥的生活,也特别爱宠物。

爷爷奶奶们悠悠闲闲地牵着各式各样宠物狗,在城堡内溜达。

让我忍不住一再感叹,这里的宠物狗不只命好,还特别懒洋洋的。

欧洲人非常钟爱 Sirmione 古镇,放眼望去,白发斑斑的欧洲人比比皆是
这大概是比较贴近原貌的房舍
盘满紫色碎花与黄叶的屋子,放佛被注入了灵魂
商店门口摆了一个特大的彩色盘,No Photo,但我还是偷偷拍了 :p

我喜欢副餐甚于正餐。

如此走走停停,一旦看见新奇的、想吃的,我都毫不犹豫买下,也不管吃不吃得完。

 匆促的旅途没有让人回头的机会,真正是“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

所以呢,我一路秉承的原则是 -- 眼要快,心得定,掏钱手不抖,哈哈! 

城堡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然而我的脚经不得久走,累了便随意找家餐馆坐下,点了意大利必吃的甜品 Tiramisu。

传说在一战时期,一名意大利士兵即将出征,妻子用尽家里剩下的食才为他做了一份糕点,那就是 Tiramisu 的由来。

 而在意大利原文,Tiramisu 的意思即是“带我走”。

甜中带有一丝苦涩,这份甜点承载了妻子最深切的期盼以及万般不舍。

Galeto 甜筒边上卷了一圈巧克力花生米,这是最常见的甜筒,看起来很诱人
有个广告用 irresistible 作为口号,我此刻所想的,正正是这个词
Galeto (€3 / 1 gusti),我忘了是什么口味,约莫是草莓、覆盆子之类的
Tiramisu(€6),在意大利餐馆内进食将另外征收费用,因此当地人一般上都外带
口感非常绵密,吃起来更像布丁,不甜不腻,带有淡淡咖啡香气
Pizza (4.50),酸酸甜甜的很好吃,让我们三两口就吃完了


p/s:以我一个月更新一篇的龟速,这意大利篇大概会写到 2018……嗯,我会加油的!


延续篇:
Day2 Venice, The Sinking C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