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8月29日星期二

Day 5 Pisa 比萨斜塔的传奇

结束 Cinque Terre 半日游后,我们当晚就夜宿在比萨(Pisa)。

比萨城位于意大利中部,兴建于公元前一世纪(意大利随便一个古城都以“公元前”为单位),历史上曾经是个临海城市。

随着时间推移,人类搬山填海,如今比萨离海岸越来越远了。

(身为槟城子民的我身同感受,我也时刻觉得木寇山离陆地愈来愈近了。) 

古罗马人开疆辟土,如比萨一般的中古城市不算稀有。

然而真正让比萨举世闻名的,无疑是作为中古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 -- 比萨斜塔。

从住宿之处到达比萨奇迹广场只需十五分钟距离,我们从容地吃过早餐再出发
领队安排大家乘坐很可爱的改装小火车前往奇迹广场,冰凉的晨风吹拂在脸上,让人神清气爽

奇迹广场(Piazza dei Miracoli)于 1987 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内有四大古迹,分别为圣若望洗礼堂、比萨主教座堂、比萨斜塔和洗礼堂墓园

广场占地不大,四周被高高的围墙圈围起来,走上一圈大概只要半小时。

我们来得早,人潮不多,可以慢悠悠地散步和拍照。

圣若望洗礼堂(Battistero di San Giovanni)坐落在大门入口的左侧,这座圆鼓鼓的建筑物是意大利最大的洗礼堂。

洗礼堂前是一大片绿茵茵的草坪,与灰白的庞然建筑物相映成彰。

而我从来不知道,原来除了比萨斜塔,圣若望洗礼堂亦是向主教座堂方向倾斜 0.6°。

从远处眺望,倒也目测不出 0.6° 的偏差。

走近以后才发现,这座洗礼堂真的很大。

单是底层的墨绿色圆形拱门,大概便抵得上两、三人之身高。

我站在门前,脑海瞬间晃过的,竟是《盗墓笔记》中闷油瓶利用鬼玺进入长白山青铜门的那一幕。

但故事中的青铜门大得多,应该有十层楼高。

呵呵……傻啦我!

圣若望洗礼堂(Battistero di San Giovanni)
这大概是我所见过最接近长白山青铜门的原形了
为了拍出最有创意的比萨斜塔照片,许多游客绞尽脑汁摆 pose

奇迹广场内所有古迹均深受中世纪罗曼式建筑风格影响,灰白色大理石的建筑物显得雄厚沉稳。

洗礼堂对面是比萨宗教区的比萨主教座堂(Duomo di Pisa)。

这座教堂是四大古迹中最早修建的建筑物,始建于公元十一世纪,后于十三世纪竣工。

从平面看来,大教堂看似一个被拉长的纵向十字架,教堂后部还在维护修建中。

许多教徒排队进入教堂参观(免费),我们懒得凑热闹,只在外边溜达。

实际上比萨主教座堂才是这里的主角,比萨斜塔不过是该教堂的钟楼。

可是有时候命运弄人,好比一部戏中,男一女一默默无闻,倒是火了男二女二。

事到如今,谁是主谁是副已经说不清,也不再重要。

比萨主教座堂(Duomo di Pisa)

比萨斜塔原本设定为一座守候主教座堂的钟楼,在 1173 年展开工程。

建到第四层时人们开始察觉地基不均,导致钟楼倾斜向东南方。

因为突如其来的倾斜,无计可施下工程被迫搁置下来。

直到 1231 年,工程复工,当时施工者尝试逆向思考,将钟楼上层修建成反方向的倾斜。

但这种补救方式改变不了既定事实,来到第七层时,塔身不仅无法呈直线,反而变成凹形,工程再次停止。

辗转约百年后,人们展开第三次大工程,而这一次他们终于完成 8 层楼高(54 米)的钟楼。

比萨斜塔(Torre di Pisa)

此后断断续续数百年,许多建筑家、地质学家致力寻找塔身倾斜的原因,并尝试修正及巩固。

近代研究显示,塔下的土地在古代属于海岸边缘,底下由好几层不同材质的软土相间而成,更深的地底下则是地下水。

那片土地在工程进行时已经沙化和下沉,根本无法负荷大型建筑物。

古代缺乏全面的地质勘测,以当代技术而言,地基不均匀是无可避免的趋势。

耐人寻味的是,竣工后的斜塔长期与地基层保持一种微妙的平衡,持续倾斜速度十分缓慢。

即便 1972 年比萨发生地震,斜塔经历长达 22 分钟的大度摇晃,斜塔依然屹立不倒。

这种“斜而不倾”的建筑现象几乎绝无仅有,注定成就一段千古传奇。

为了更完善的保留这座古迹,90 年代初,意大利封闭比萨斜塔,并斥资近四千万美元、费时 11 年,成功将斜塔扶正 44cm。

修复后的比萨斜塔倾斜约 5.5°,专家认为如无意外自然因素,300 年内不会倒下。

我们有充沛的时间,部分团友和领队都挑战登顶。

但前提是你必需有很好的脚力,才能够爬上八层楼高、多达数百级的阶梯(而且还是倾斜的)。

进入比萨斜塔的票价要整一百块马币,我自问体力不行,还是放弃了。

比萨斜塔究竟有多斜?看那一圈圈不同色泽的大理石就知道了

比萨斜塔的建筑时间跨越两世纪,最初的设计者无缘见证它完工的一刻。

设计者恐怕没想到,折腾他们数十年不解的难题,最终不但建成了,而且流传千古。

这得归功于后人不屈不饶的努力,他们不曾放弃这座斜塔,将错就错,千方百计将它稳住。

 当然还有另一位重量级人物为这段奇迹锦上添花。

 传说在比萨出世的科学家伽利略(Galileo Galilei)曾经在比萨斜塔经行著名的自由落体实验。

这个简单的实验验证了两个重量不同的铁球同时着地,推翻传承近两千年、由古希腊学者亚里士多德(Aristotle)主张的自由落体论。

尽管这科学故事的真实性存有争议,却无损比萨斜塔的传奇。

意大利餐桌上不可缺少的面包
午餐前菜 -- 意大利炖饭
午餐主食
甜品 -- 提来米苏

午餐以后,接下来是让女人心花怒放、男人闻之丧胆的行程 -- 我们将有半天时间在 Outlet shopping!

意大利是大牌云集的时尚之都,随便排得上号的就有 GUCCI、PRADA、VERSACE、FENDI、D&G、FERRAGAMO、FURLA、TOD'S 等。

我有位素来不买名牌的同事也沦陷在意大利,买了一个七千多块马币的 GUCCI 包。

我觉得我可能要遭殃了。

但没想到领队把我们带到 Barberino Designer Outlet,我的钱包立即安全了。

那里没有亚洲人钟爱的 PRADA、GUCCI、BURBERRY、MK、COACH……中价位的衣服、鞋子牌子倒不少。

领队誓言旦旦说肯定有 PRADA,要不然她不会带我们来。 

我直接到询问柜台拿购物指南,翻了翻 store directory,确定没有任何有兴趣的商店,就找张长凳坐下。

偶尔团友经过,我看大家也是一副兴致盎然的样子。

领队绕了一圈,路过我们时讪讪地告诉我们,说去年她来时真的有 PRADA。

其实她不辩解我也不会为难她,但她既然来了,我觉得自己要争取一下。

 于是我冷静地问了一句:“怎么来这里?既然我们来到 Florence,为什么不去同样在 Florence 的 The Mall 呢?”

 领队当下懵了。

我知道大部分跟团的人十分依赖旅行社的安排,可是……臣妾做不到啊!

我只是不想自己麻烦地安排行程,因此选择跟团。

但出发前基本功课还是要做的,与其一无所知,我最起码得一知半解呀。

领队想了想,大概觉得有点难交待,于是决定聚齐所有团友,让大家决定要不要转移阵地到 The Mall。

毕竟当时不过下午两点,而 The Mall 距离我们的所在地不到半小时车程。

我们顺利召集所有团友,大家一致赞成到 The Mall 去。

 数小时后,所有人在 The Mall 满载而归,甚至连领队也有所斩获,皆大欢喜!

 后来我想想,幸好新加坡的文化不太一样,他们愿意聆听顾客的反馈,并迅速以实际行动弥补。

假如同样事件发生在本地旅行社,我还真不确定他们有没有相同的魄力。

GUCCI @ The Mall:我小小入手了一个包包,扣税后还蛮划算
晚餐在高速公路休息站 Autogrill 解决
煎牛排
意大利面
各式甜品
我们点了意大利面拼盘(€6.80),味道一般


2017年8月20日星期日

Day 4 Cinque Terre

想当初我签下这个旅游配套,很大原因是被彩色传单上那美丽的 Cinque Terre 所吸引。

在此之前,我根本不知道这个地方的存在。

Cinque Terre 被译作五渔村,在意大利文中,cinque 为五,而 terre 则是土地的意思。

五渔村只是个统称,它由 Riomaggiore、Manarola、Vernazza、Monterosso al Mare 以及 Corniglia 五个毗邻的地中海岸边小镇组成。

这座被遗落在人间的天堂,于1997年正式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我满怀期待来到这里,然后我发现 -- 它的美,无法存留于世上任何最好的摄像机。

又是火腿和牛角面包,它们在意大利人心中的地位大概就等同于中国人的豆浆油条吧
左图:柠檬口味的 yogurt 非常清爽,外国的牛奶品质也比较纯正;右图:第一次吃到新鲜的桃,不酸,但也没想像中甜
一路相伴的旅游大巴,巴士司机是西班牙人,巴士开得很稳,我常常在巴士上补眠
 
领队声称得让大家体会体会当地的公共交通工具(不过我猜测大巴是上不了山上的)。

因此,吃完早餐后,大队直奔 La Spezia 火车站买了 Cinque Terre 一天通票,出发啦!

 以 La Spezia 为起点,五个小镇的方向依次是  Riomaggiore –Manarola- Corniglia- Vernazza- Monterosso al mare。

但我们持有通票,可以自由乘搭火车穿梭于五个小镇之间,因此游玩顺序变得不那么重要。

这一天唯一的行程是 Cinque Terre,我们有充裕的时间慢慢逛。

然而领队只安排我们到其中三个她认为最值得一游的小镇 -- Riomaggiore、Manarola 和 Vernazza。

Riomaggiore
Riomaggiore
Riomaggiore
Riomaggiore
Manarola
Manarola
Manarola
Manarola
Vernazza
Vernazza

一连走了三个小镇,中午的太阳还是挺厉害的。

Manarola 和 Vernazza 有一小段上山的路,触目望去尽是波光粼粼的海面,我们都不太睁得开眼睛。

大家走得又累又饿。

行程安排上不太理想,因为午餐时间卡在中间,而我们必须在最后一站 Vernazza 用午餐。

大家只能匆匆赶到 Vernazza,随便找家餐厅,顺便避开大太阳。

当地居民多数靠海为生(如今大概是靠旅游业),海鲜特别出名。

我对海鲜倒是兴致怏怏,但既然来了还是入乡随俗,点了一份意大利面和一份炸海鲜拼盘。

当天午餐是自费的,在意大利餐馆内用餐得另外付餐饮税。

 Cinque Terre 的餐饮税是每人 €3,相当坑人。

有些马来西亚团友(新加坡团友是不会在乎这点小钱的)为了省钱,她们便在小食铺买了份炸料,然后站在餐厅边上吃。

我被她们盯着看,蛮不好意思的。

但后来我看见她们那狂买名牌包包的劲儿,我忽然就释然了。

这大概是另类的“术业有专攻” -- 姐省吃省用不就是为了买包,因为“包”治百病呀!

Tomato Spaghetti (€10)
这盘蛤蜊意大利面是其他团友点的
Fried Mixed Seafood (€15),酥脆的炸小鱼和炸 sotong 很好吃,其他的不值一提
每次旅行我最爱买当地的当季水果,两颗 Prune 才 €0.58,又甜又多汁,比这里的好吃太多了
回程的火车上看见来部分游客不雅的举动,两人占了三个座位,女的还大剌剌翘起双腿

吃完午餐,大家无所事事又再四处逛逛。

因为没有明确的集合时间,我们也不敢离队太远,等呀等,也不晓得在等什么。

直到下午,领队才招呼大家坐火车离开 Cinque Terre。

后来一想,其实我觉得挺遗憾的。

即便脚伤行动力受限,我依旧希望一个一个小镇走下去。

最好可以在那里待上一宿,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就安静地吹吹海风、听听海浪拍打堤岸的声音,等待夕阳日落,直至夜幕低垂。

我生在一个有山有水的岛屿,这些小举动,平日也能做。

可惜,我们最终都有百般藉口与万分无奈而一再错过。

 于是,做一些平日能做却不会做的事情,于我而言, 这就是旅行的意义。

2017年5月31日星期三

Day 3 Verona

在 Lido Island 歇息一晚后,第二天我们用过早餐就乘搭快艇离开威尼斯了。

下一个目的地 -- Verona,其实是个 via point。

 从威尼斯到维罗纳要两小时车程,我们却在那儿逗留不到两小时。

匆匆参观了朱丽叶之家与维罗纳圆形竞技场,我们又继续赶路,来到三百公里外的另一座城市 Genoa。

Genoa 是意大利最大的港口,也是地中海第二大港口。

旅行社当然不会安排我们参观港口,Genoa 不过是夜宿的一个据点。

Genoa 毗邻 La Spezia,我们将在 La Spezia 乘搭接驳火车到这次旅游最令人期待的世界文化遗迹 -- Cinque Terre。

因此不论是 Verona 还是 Genoa,它都只是陪衬品。

早餐一样是牛角、火腿、培根、香肠……偏爱汤食的我吃不下,就借了别人的食物拍照

意大利市中心的街道一般上很狭窄,尤其是古迹区,车道宽度大概仅供一辆汽车通行,停车位非常有限。

也许为了便捷,小型汽车在当地卖得特别好,马路上都是短尾的小汽车,与欧洲人高大的身材相当违合。

没有正规停车道对于旅游巴士是一大难题。

我们当然希望在靠近景点的地方下车,但阻碍交通、违规停车可能会接获交通罚单。

因此曾经领教过罚单的领队总是绞尽脑汁,测量哪里适合停车。

通常她会一再提醒大家,巴士分为前、后门,让我们别一窝蜂挤一块儿,重点是速度得快。

就这样,很多时候,我们都如临大敌、逃难般上下巴士。

我特别佩服旅行团上那对七十来岁的公公婆婆,他们敏捷的身手,快让我自愧不如呀!

意大利有许多旧建筑物都嵌上巨大的木门,据说是古时候为了方便让马车进出而建

此行之前,我竟不晓得除了罗马竞技场以外,维罗纳也有一个圆形竞技场。

维罗纳圆形竞技场与罗马竞技场规模上还是有着很大的差距。

这座由粉红色大理石砌成的竞技场建于公元一世纪,是世界上现存的第三大圆形竞技场。

维罗纳圆形竞技场一直沿用至今,每年夏天七月至九月都有歌剧演出,可容纳三万名观众。

领队招呼大家,在维罗纳圆形竞技场前来个大合照。

大合照是所有旅行团的例行公事,妈妈每一次都会捧着大合照逐一向我们说说其他团友的八卦。

呵呵,这一回终于轮到我了。
 
于是我兴奋地等呀等,等到行程都结束了……说好的大合照呢? 

原来新加坡旅行社不流行这一套呀?

后来我发现领队早已将大合照 post 在旅行社的面子书上,果然粗暴直接。

我只好灰溜溜的到面子书上下载照片。

竞技场外站着一些 cosplay 罗马战士的人,你若上前拍照就中招了 -- 那可要收钱的
从面子书上下载的大合照

竞技场隔壁是一条非常热闹的商业步行街,时装、小食、手工艺品等商店栉比鳞次。

天知道我多想停下脚步,一间间逛下去。

奈何我们只能随着领队,穿街走巷来到维罗纳最终目的地 -- 茱丽叶之家(Casa di Giulietta)。

传说维罗纳是莎士比亚笔下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乡。

 朱丽叶故居在十三世纪时是当地的望族大宅,如今隐没在熙来攘往的巷弄之中。

我们挤入人头攒动的庭院,院落中三面是墙,地面铺满了鹅卵石。

庭院正中立了一座朱丽叶青铜像,院子右侧是著名的“朱丽叶的阳台”,左侧则改建成纪念品商店。

 参观庭院是免费的,但若进去二楼参观或到阳台拍照则需付费。

曾经充满浪漫色彩的阳台如今不过是一座不起眼的小阳台,在一片斑驳的墙壁上更显萧条。

故事中,罗密欧就是在这个阳台下与朱丽叶幽会,并沿着阳台爬上去,与朱丽叶私定终身。

人们悼念的不是阳台,而是背后那动人的爱情
墙上挂满青青郁郁的青藤

庭院正中央矗立一座与真人同高的朱丽叶铜像。

朱丽叶盘着长发,左手弯起,右手轻轻提着长裙,眺望远方。 

据说抚摸铜像的右胸可以得到她的祝福,有情人终成眷属,因此铜像的右胸被摸得发亮。

我觉得这逻辑不通,谁会祝福非礼自己的人呢?

可见当地人为了商机而致力渲染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事,无所不用其极。

罗密欧与朱丽叶固然是虚构的人物,但那个时代因门第差异而造成的爱情悲剧大概不只一两桩。

我们不也有千古流传的梁山伯与祝英台吗?

众目睽睽下非礼朱丽叶女神,这样好吗?

庭院大门处有副著名的“爱墙”。

黑色墙面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各种语言的名字。

 这些名字或是用爱心圈在一起、或是穿过丘比特的箭、或是用各种颜色设计,花样层出不穷。

后来找不到空白位写字,游客则变通将名字写在贴纸上,直接贴墙上去。 

反正我觉得人们对于写名字这件事挺执著的。

因为大家相信把两人的名字写在一起,他们的爱情将得以天长地久。

自成一道风景的“爱墙”
商业街上有意大利最常见的小吃店
小吃店一般上售卖 pizza、burrito、sandwich 等食物
中午买了这面包(€4.60),结果晚上拿出来吃时,变硬的面包得让我一口也咬不下去……

接下来我觉得有必要重点写一写意大利唯一一次中餐的不愉快经历。

我们来到了维罗纳一家中国人经营的中餐馆, 餐馆外大大一副招牌写着“美食林”。

餐馆里除了我们一团人,另外有两桌正在用餐的中国游客。

我瞄了瞄他们桌上的菜 -- 鱼头、大虾,还有一人一根大排骨,食欲都被勾上来了。

服务员很快上菜。

麻婆豆腐、白斩鸡、蒸肉饼、汆烫白菜、清炒虾仁、紫菜蛋烫和番茄炒蛋,当啷,六菜一汤。

差点忘了,还有饭后水果 -- 一盘看起来寒酸得不行的橙。

我的心瞬间沉了下去。

这家常菜也太家常了吧,简直是随便打发我们!

麻婆豆腐除了豆腐还是豆腐,肉沫呀、辣椒呀都是浮云。

汆烫白菜就是白菜一碟,连一只小虾都没有,白菜也没摘干净,变黑的菜照样呈上来。

再来那发育不良的虾仁,什么鬼清炒呀,厨师都不好意思将虾壳全拔光,没了虾壳更显小。

 那蒸肉饼咸得我的头皮发麻,想喝口汤解解,可问题来了。

入座以后,我们每人只有一个盛饭用的碗、一双筷子和一杯清茶。

 莫说汤碗,汤匙也没一只,怎么喝汤呢?

于是我喊来服务员,让她给我们拿几个碗和汤匙。

她一脸不耐烦,给我们拿了一、个、碗和一、只、汤、匙。

什么意思呢?这是让我们十个人共用一个碗和一只汤匙吗?

我马上喊住她, 让她再给我们送来一些。 

结果她给我一甩脸说道:“我们都是一人给一个碗而已!”

我这下懵了,顾客没发脾气,服务员倒是给气我们受吗?

我只好解释道:“我们那么多人,你就给一个碗,怎么喝汤啊?”

谁知那丫头竟然呛声道:“我们一天几百个顾客,都是用一个碗,从来没给两个碗!”

我马上回嘴:“别人怎样是别人的事,但我们就是需要碗和汤匙!你这是什么服务态度……”

我话没说完,那丫头竟然直接走、开、了!

传说中的“六菜一汤”
传说中的“六菜一汤”

这一桌,算上我们共有五个人来自槟城,其他五人则是新加坡人。

几位槟城人显然没了胃口,纷纷放下筷子;

而新加坡团友则一直埋头吃,吃吃吃,由始至终对服务员无理的态度置身事外。

这时候,有位特别 blur 的新加坡 uncle 忽然举起手想让服务员给他拿碗和汤匙。

我忍不住怀疑刚才我们争执时,他的魂神游到哪儿去了。 

Uncle 的老婆马上扯住他,悄声说:”不要叫了,他们(指着我)才刚叫人拿。“ 

Uncle 一脸懵逼,他想喝汤呀,偏偏老婆大人不让他唤服务员。

但 uncle 当然是屈服在老婆的淫威之下,这老婆对老公有多霸道,我们可是一路亲眼目睹的。 

我心里认真地翻了一个白眼 -- 这不是窝里横吗,对老公恰别别,对外却窝囊得不行。

而后知后觉的领队终于察觉我们这一桌气氛不太对,于是过来问我们需要什么。

我们五个槟城人憋一肚子气,劈里啪啦就数落一顿。

领队没想到我们被惹毛了,还神一般回复:

“他们中国人都是吃完饭才用同一个碗喝汤的,而且是直接用碗喝,不用汤匙的。”

“六菜一汤,我觉得很好啊!别的团才给五菜一汤,我们的团是六道菜,你看还有虾!”

“意大利的中餐都是中国人开的,不好吃的,就是这样这样咯!”

听着领队语重心长的解释,我再默默看一眼邻桌吃剩的鱼头、大虾、排骨……

 另一位槟城团友不满地反驳道:“我们不是说菜少,可是你让我们吃什么呢?隔壁桌吃的可不是这样差!”

“我们槟城人旅行最重要吃得好,槟城的欧洲团也吃中餐,吃的可比这些好多了!”

我想说那位槟城团友果然是文明人,以理服人。

其实我内心的 OS 是 --

你丫的点便宜菜唬弄我们,还狡辩来着?

人家大鱼大肉,凭什么我们是豆腐白菜番茄蛋?

八千块旅费,不过区区几餐包在内,你还敢让我们吃这种货色?

 暴利呀你,奸商!

领队讪讪说道:“我不知道你们槟城团怎样,但我们新加坡团都是这样的……” 

这时候,那位窝里横新加坡 aunty 又火上添油发言道:“我们新加坡团去欧洲都是吃这种的。”

 我深呼吸,笑了:“没关系,反正与我们接洽的是槟城 Happy Holidays,任何不满,我回去后自会向槟城的负责人说明。”

看来槟城人消受不起你们新加坡团那一套,那以后也没必要联名合作。

 最后领队揣揣不安的离开了。

而我,牢牢将这家“美食林” 记下了。

固勿论菜色佳不佳,那里的服务态度真是超级无敌差

后来几天,每到用餐时,领队都会过来问我们吃得好不好,合不合胃口。

接下来原本仍有一次中餐包在团费内,她也做主将中餐换成意大利餐。

有时候,她买了一些当地著名的小吃,第一时间就会请我们吃。

 “美食林”事件后隔天我们夜宿在 Pisa,我打开房门,里面竟有张双人床,并一张单人床,房间大得可以翻筋斗。

我以为领队给错房间钥匙,还故意绕回 receptionist 跟她确认。

没想到她跟我打眼色,让我别张声,说是大房住得舒服一些。

 我不得不感叹,这收买人心,还真是不遗余力。

回到槟城后,我忙着工作,也就没向 Happy Holidays 反映不满。

直到有一天 Happy Holidays 给我打电话, 问我意见,问我食物是不是很差。

我想了想,终究没有恶言恶语,只说那里的中餐不合我们口味。

大概是另外几位槟城团友给了很差的评语,于是 Happy Holidays 打来确认。

旅途中固然有不如意之处,然而美好的回忆始终占据大部分。

权当再给他们一次机会吧。

 哼,想不到我就这样轻易的被收买了!

还温州美味?呸!

经过四小时颠簸,我们终于抵达 Genoa。

领队把我们停在港口对面,一处拥有许多餐馆的商业区。

当天晚餐并不包含在团费内,我们将自行用餐。

或许是午餐闹的不太愉快,领队给我们一小时自由时间,让我们好好吃一顿。

我就近选了家的意大利餐馆,看起来气氛挺不错。

 远道而来,总得尝尝正宗意大利菜。

尽管我不吃海鲜,还是点了意式墨鱼炖饭。

不知是米饭的品种不同,或是烹调方式不一样,那饭不过炖得半熟,吃下去挺扎胃的,不是我喜欢的口味。

另外我也要了一份意大利一种常见的糕点 calzone。

这 calzone 长得像牛角,又有点像巨型的 curry puff。

轻轻将酥脆的面皮切开,里边是化开的番茄浆和 mozzarella cheese,还有火腿、香肠和蘑菇,非常香口。

还好有一份主食没让我失望。

后来我们付钱时才发现原来 dine in 每人将被征收 €2 餐饮税。

意大利政府也太厉害敛财了,难怪我看见许多人宁愿将食物外带。

我俩食量很小,点的餐也算“朴素”,这样一餐随便就烧了约马币 RM140。

归根究底,只恨马币不争气呀……

入口处是一个准备饮料的小吧台
天价纯净水(Plain Water,€2.5)
硬绷绷的面包是免费的,就是拿来练练牙口
颗粒分明的墨鱼炖饭(Black Squid Ink Risotto,€14),不是我想像中的好滋味
Calzone Farcito (€8),烤得稍微焦了
Calzone Farcito (€8),薄薄的面皮吃起来不腻
夜晚沉静下来的码头依旧灯火通明,远处半山的民居像星星般,在夜色中闪闪发亮

延续篇:
Day 4 Cinque Terre